游戏新闻网

游戏攻略

看,雪在烧!

北京冬奥会开幕了,我又看到了那让人激情澎湃的场景:雪在烧!

是的,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之时,在冰天雪地、皑皑白雪之上,一个个如火焰般跳动、闪烁的身影,虽然与那茫茫雪原相比,显得那么渺小,那么柔弱,仿佛只是寒夜里的火星一点,但却似乎拥有着无尽的力量,总能够迅疾地劈开凛冽的寒风,将热血与激情送到人们的心头。

这就是我对冬奥会,更确切一些,是我对冰雪项目的感受:因为这些在寒风中拼搏的身影,寒冷的冰雪似乎也会熊熊燃烧。

他们是特立独行的艺术家

我从2011年开始接触冰雪项目,至今正好十年。这十年中,我作为摄影记者曾参加过两次冬奥会、三次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以及两次全国冬运会的报道。这十年间,我对冰雪运动的感情,也从刚刚接触时陌生而好奇,变成了如今初入门径略知皮毛后愈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我想,吸引我的正是因那些跃动于冰天雪地中的火苗而心尖一热,随后全身热血沸腾的感觉。

与夏季奥运会充满了激烈的对抗甚至是身体冲撞相比,冬奥会的很多项目实际上是运动员在与自己作战,在与自然搏斗。冬奥会绝大多数的比赛项目参赛选手比赛时都是独自一人或者独自一队,没有同场同时竞技的场面:比如拥有10块金牌的高山滑雪比赛,以及雪车和雪橇的9个小项,运动员在参加比赛时都是依次单独在赛道上拼搏,以最终的成绩来排名;还有自由式滑雪项目中的空中技巧、雪上技巧、U型池、障碍技巧等8个小项,也都是参赛选手独自表演,更别提花样滑冰等项目了。我想,或许这就是冬奥会除了“更快、更高、更强”之外的精神所在:运动员在比赛时不是要打倒对手或者直接地与对手对抗,而是在与自然的冲突中挑战自我,在人与自然求得和谐之时获得自我价值的体现。所以,与夏季奥运会的许多项目相比,冬奥会的大部分参赛者更像是特立独行的艺术家,他们追求的是与自然浑然一体的天人合一的状态以及在追求这种状态的过程中得到的自我的满足。

这就是让我心尖一热的“雪在烧”的来源之一:运动员与大自然既和谐又对抗的统一,运动员超越自我的拼搏便是让冰雪燃烧的火苗。

命运就是唯一的剧本

“雪在烧”的内涵不仅仅如此:戏剧性是另外的一束火苗:冰雪项目的比赛如同一场戏,而且这场戏可能比我们在很多的影视文学作品中见到的戏更加让人着迷——因为结果永远未知,剧情随时有可能反转。

这部大戏,命运就是唯一的剧本。更让人心跳的是:这部冰雪运动的大戏并没有固定的主角。

随着大幕的拉开,随着比赛的进行,剧情常常会有跌宕起伏的变化:有时所有人心中的主角会随着剧情的展开而渐渐失去自己的位置,而某些原本不被看好的角色会异军突起,甚至喧宾夺主——体育报道中经常使用的那些词汇:“逆转”、“黑马”、“大意失荆州”、“爆冷”……实际上就展示了这些主、配角的瞬间变化。

冰雪项目独有的特点更大大强化了这种比赛的戏剧性:除了天气多变的因素外,赛场也是一个很不稳定的因素——冰雪运动很多项目的赛场,在每一次比赛中,都几乎完全不同:除了冰上的项目之外,几乎所有雪上项目的赛场都只有一个相对比较固定的赛场标准,但具体到赛场长度、宽度、坡度以及雪的厚度、硬度等等指标,则要依据赛场所在地的地形和环境而定。所以,运动员的每一次比赛都是面对着完全不同的赛场。另外,再加上冰雪运动大多都有着高速、腾空、翻转的特点,在这些条件的共同作用下,比赛结果的不确定性以及比赛中出现突发事件的可能性都大大增加了。

还记得李坚柔在索契冬奥会上夺冠的奇迹吗?以及更早一些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决赛中,当美国名将阿波罗、韩国选手金东圣、中国选手李佳军等名将相撞摔倒后,排名最后的澳大利亚选手布拉德伯里“渔翁得利”获得金牌的传奇故事——布拉德伯里的名字也因此在澳大利亚有了“奇迹”的含义。

那火苗足够让你心头一热

在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上,我曾目睹了精彩绝伦的一场冰雪运动的大戏:这场戏的主角是冬奥赛场之王,在冰雪项目上能够与田径比赛中的博尔特和游泳比赛中的菲尔普斯相媲美的巨星肖恩·怀特。那一天的比赛至今仍在我胸中激荡:回忆中的一幕幕让人热血偾张几乎到窒息!

男子单板U型槽的决赛有两跳,取最高分:第一跳怀特领先,然而,在第二跳,日本的神奇小子、19岁的天才选手平野步梦以一个近乎完美的表现得到了95.25分的高分超越了怀特,平野步梦结束自己的第二跳之后,已经开始在场边庆祝胜利了。没想到,重压之下的怀特在最后一跳居然完成了两个连续后脚转体四周1440度,最终以惊人的97.75分夺得冠军。当怀特的最终成绩出来的时候,平野步梦蹲在场边,目光呆滞。而夺冠后的肖恩·怀特则跪在雪地上,涕泪纵横。我拍摄的这张照片,也帮助我在美国的全球图片大赛(POYI)中获得了奥运特写类的银奖。

在这位老将的故事里,我觉得最让人不可思议的就是:肖恩·怀特是先天性心脏血管畸形病患者,这种疾病会使人的动脉血和静脉血混合,如果不及时治疗,只有10%的患者能够存活到20岁。

怎么样?冰雪运动大戏的火苗足够让你心头一热吗?

比连绵的雪山更美的景色

实际上,冬奥会让我最感到热血沸腾激情澎湃的并不仅仅是那些精彩绝伦的比赛,而是来自于赛场外的故事。

8年前,在索契冬奥会正式开幕前,2014年2月6日的清晨,我登上了赛场所在的阿伊布加山的山顶,真美,白云环绕,冰清玉洁,让人仿佛置身于仙境。

随后,我看到了比这连绵的雪山更美的景色:在一个陡峭的悬崖边,有一个年轻人踩着滑雪板一步一步走向深渊,一开始我以为他只是为了看看悬崖下面的风景,但随着他和悬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的神经也越绷越紧。终于,他的滑雪板伸出了悬崖外,此时,他依然在低头看着那深不可测的悬崖,仿佛不知自己已处险境。当时我想大声喊叫提醒他,却不知道“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这句话如何用俄语说出来。而就在此时,这个年轻人从悬崖上纵身一跃,随后,顺着陡峭的雪坡扬长而去,只留下滑板在雪面上滑过的悠长的痕迹以及目瞪口呆的我。

在后面的日子里,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勇士用几乎同样的方式跃下悬崖;在更多陡峭的雪坡上,我更看到了无数的雪橇滑过的痕迹,这是那些勇敢者挑战自然时写下的华彩乐章。

这些勇士,不仅仅有前来参赛的运动员、教练员,更有普普通通的为赛事服务的工作人员。

看着这些场景,我的心中波澜起伏,我觉得自己也许窥到了一丝“雪在烧”的真相:冰雪运动的参与者,他们其实并不是在与任何对手竞争,他们所做的是挑战自然、挑战自我——这才是冰雪运动让人感到激情澎湃的地方。

说到挑战自然,更确切地说,冰雪运动是把对自然的挑战和与自然的和谐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冰雪运动包括冬奥会在内,大部分赛场在比赛后就将消失,尤其是雪上赛场——等春天来到的时候,所有的雪都将化为涓涓细流,奔流向海,而到时候,雪上比赛的所有赛场都将荡然无存,仿佛它们从未存在过一样,只有大山和森林默默无语。

尘归尘,土归土,把属于自然的还给自然,冰雪运动只是自然的过客和喝彩者,或许我们人类也是。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费茂华

流程编辑:u008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7.1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